分类目录归档:美食记

美里美食,念念不忘干盘面


说到吃的,砂拉越我只懂茄汁面和干盘面。吃了这里的干盘面,才懂吉隆坡的干盘面误导性有多大。美里的干盘面,看来白白的干干的,其实淋上了猪油吃起来非常香,再配上猪肉碎和猪肉丸,简单而美味。 继续阅读

亚庇 | 豪迈吃烤山猪肉


大大块斩件山猪肉,只洒点盐调味就直接上炭火烧,脂肪被烤得吱吱作响。食客直接在烤炉前点秋香,要半公斤还是一公斤,老板抓起烤熟的猪肉,砰砰砰把猪肉剁成小块,淋上卤汁,虽然附上竹签,很多人嫌慢直接用手抓吃。如此豪迈的吃法,我想起美国德州的BBQ,附上的塑料刀叉也许吃不上三分一就阵亡,于是甘脆一手抓面包一手抓烤肉。 继续阅读

褐色外皮里,藏着一颗芒果


婆罗洲的野芒果,沙巴是bambangan,砂拉越却是buah mawang,主要是卡达山杜顺与伊班族语言不同。它褐色外皮一点也不像芒果,谁想到内里却是娇黄色的芒果肉。

野芒果皮很厚,肉带很多纤维。第一次吃野芒果是在山打根的婆罗洲料理餐厅,切丁的芒果用咸与辣椒腌制,用来拌饭,酸咸开胃。再次遇上它是在亚庇的原住民市集,第一次见其真身,褐色外皮和想象的芒果差太远。 继续阅读

亚庇 | 这是一趟为吃而飞的旅程


这是一趟为吃而飞的旅程。最经典的打卡美食,不为人所知的美食,有待发掘的美食,四天里好像要把整个亚庇和周边给吃个遍。跟上识途老马吃货发觉好料,还有新奇婆罗洲料理,美食太多时间太少胃不够用。

车子一路上山,雨一路跟随,奶牛农场和波令吊桥成了遗憾,在车上睡了醒醒了睡,睡醒下车吃,吃饱上车睡,随口问“下一站是哪里?”得到的必定和吃的有关。 继续阅读

乔治市的那一些姓氏宗祠


乔治市最有名的“公司”是邱公司,其实还有叶公司、谢公司、林公司、陈公司和杨公司,而“邱谢杨林陈”是当年槟岛最有财势的五大姓氏,据说全聚集在同一区,以本头公巷大伯公庙为中心。到乔治市那么多次,我好像从来不懂陈公司和杨公司在哪里,本头公巷大伯公庙可能路过也有眼不识泰山。

邱公司已经是热门景点,叶公司人来人往却少有人留步,谢公司装修后已经开放,林公司却依然让人望门兴叹。 继续阅读

久违的槟城


时隔一年再度重游乔治市,这次乘夜班火车,怡保火车站唯一的餐厅过了七点,除了烤面包和饮料啥都不卖,慧子感叹白白浪费了这大好位置这独家生意。烤面包不够喉再打包玉米杯上火车吃,夜班火车窗外黑麻麻,过隧道耳朵还是会有感觉。 继续阅读

阿洁江氏白咖啡茶馆,叹一杯老味道白咖啡


怡保老字号长江白咖啡,分家后有了长江白咖啡茶铺和江氏白咖啡,如今江氏也有了自己的冷气咖啡馆—阿洁江氏白咖啡茶馆,在角落间的店屋,全落地玻璃很明亮,还可以看见咖啡师傅泡咖啡,没有咖啡机,全用人手冲泡,难得陶瓷杯都放在大盘里烫热,和老茶室的作法一様。 继续阅读

Scotch Restoran dan Pub,怀旧西餐厅


很多怡保人的西餐初体验是Rendezvous、Blue Window,高档一些的可能是FMS、Miner’s Arm,友人阿靓的西餐初体验,却是在怡保花园南区的一家老餐厅—Scotch Restoran dan Pub。没有开玩笑,连名字都还是马来文。

小时候父亲带她到这里用餐,因为是第一次吃西餐印象深刻。她比较幸运,父亲请吃;我和其他友人都是上了中学,用零用钱来请自己吃西餐。 继续阅读

云顶 | 邂逅韩国炸鸡和西班牙小菜

出发前段姐发来许多云顶美食介绍,大家都知道高原吃的都比平地贵,这里有的餐厅平地却更多,平地没有的(火锅/自助餐)又不想吃,或是太高档吃不起。出发前本来决定吃food court大马美食街,偶遇韩国炸鸡Ne Ne Chicken就决定吃它,酱油炸鸡、炸番薯好吃,腌萝卜酸得把人惊醒;之后又发现一间静得出奇、无人问津的西班牙餐厅,”39元买一送二”大家眼前一亮,没想到发现了一个好去处。
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