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目录归档:霹雳美食记

阿洁江氏白咖啡茶馆,叹一杯老味道白咖啡


怡保老字号长江白咖啡,分家后有了长江白咖啡茶铺和江氏白咖啡,如今江氏也有了自己的冷气咖啡馆—阿洁江氏白咖啡茶馆,在角落间的店屋,全落地玻璃很明亮,还可以看见咖啡师傅泡咖啡,没有咖啡机,全用人手冲泡,难得陶瓷杯都放在大盘里烫热,和老茶室的作法一様。 继续阅读

Scotch Restoran dan Pub,怀旧西餐厅


很多怡保人的西餐初体验是Rendezvous、Blue Window,高档一些的可能是FMS、Miner’s Arm,友人阿靓的西餐初体验,却是在怡保花园南区的一家老餐厅—Scotch Restoran dan Pub。没有开玩笑,连名字都还是马来文。

小时候父亲带她到这里用餐,因为是第一次吃西餐印象深刻。她比较幸运,父亲请吃;我和其他友人都是上了中学,用零用钱来请自己吃西餐。 继续阅读

Market Place,各式咸甜松饼很养眼


又一间旧街场新cafe,前身本是娇黄色的五金店,店面还保留着五金店的招牌,改成cafe后换上宝蓝色的外墙,矗立十字路边边很吸睛。cafe里挑高的天花板、红砖墙和落地玻璃都很有欧陆风,二楼平台座区装潢简单但可望见整个cafe景致不错。 继续阅读

惪 de cafe & resthouse,后巷cafe


走在街上遇见这木栈道,你会否沿着它一探就竟?

穿过窄长的小巷,尽头竟然是一间cafe兼旅舍。简约低调的招牌,一如它打开门做生意的方式——隐藏在后巷的是正门,店面反而是后门。如果我是来入住的游客,这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巧思,会让我有如探索乐园般的兴奋——当然,大前提是不要太难找,否则拖着行李兜来兜去可一点也不好玩。 继续阅读

惪 de cafe & resthouse,后巷cafe


走在街上遇见这木栈道,你会否沿着它一探就竟?

穿过窄长的小巷,尽头竟然是一间cafe兼旅舍。简约低调的招牌,一如它打开门做生意的方式——隐藏在后巷的是正门,店面反而是后门。如果我是来入住的游客,这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巧思,会让我有如探索乐园般的兴奋——当然,大前提是不要太难找,否则拖着行李兜来兜去可一点也不好玩。 继续阅读

Market Place,各式咸甜松饼很养眼


又一间旧街场新cafe,前身本是娇黄色的五金店,店面还保留着五金店的招牌,改成cafe后换上宝蓝色的外墙,矗立十字路边边很吸睛。cafe里挑高的天花板、红砖墙和落地玻璃都很有欧陆风,二楼平台座区装潢简单但可望见整个cafe景致不错。 继续阅读

22 Hale Street,外型超吸睛


靛蓝色外墙与湖水绿店门,洋气的店面却搭配了一张充满南洋风味的桌椅,旧街场的这家餐厅店外表很吸睛。未开幕前我已经在外探看,以为是博物馆或手艺店,又或者是咖啡馆和民宿。原来是一家餐厅,主打的还是南洋娘惹料理,不过怀旧风倒是和当初预料的一样。 继续阅读

Lanna Thai,超正泰北料理


飞往泰国之前,先在怡保发现好吃的泰国餐厅,就在三德旁的Soho区,格子玻璃外观很吸晴,内部装潢似西餐酒吧其实卖的全是泰国料理,还有酒。从Ipoh Parade百利广场开车过来,肯定不会错过它。入夜时分亮灯,玻璃大门看起来很高档,价位中等但份量大,食物超正,我一星期上门两回,也不知是真的太好吃,还是我太想念清迈。 继续阅读

So-mn上文,楼上有间茶坊


楼上茶坊,叫上文。它藏在老店屋的二楼,一周只开三天,其余四天需预约。低调的茶坊一如其环境悠闲安静,正适合泡茶看书,谁人在这里一坐都能秒变文青。

学生时代,茶坊曾经是聚餐的好去处,泡茶坊是当时除了嘛嘛档之外最热门之选。不知何时,茶坊开始绝迹怡保,或还存在只是我后知后觉没察觉,然后是一大波的泡cafe风潮席卷全马,泡到某人咖啡因中毒绝迹咖啡场所(此言差矣)。

如今咖啡馆泛滥当儿,茶坊似乎再度冒起。 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