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风景的房间|Terrapuri入住马来宫殿


收集老建筑,将它们变成可入住房子,听来如此美妙却像天方夜谈,但还真的有人在付诸行动。

Terrapuri久闻大名,前阵子总算有机会见识。老板从登加楼各处收集老高脚屋,拆卸再运回这里重新组装,一些房子甚至是早年皇族的宫殿。刚从热浪岛回来,在几乎鸟不生蛋的Merang Jety没办法叫grab,找到一辆旅行小货车载我们去Terrapuri。沿路的马来甘榜风光美不胜收,兴致勃勃地拍摄一边的海景椰林大道,司机就在一道洋灰围墙前停车,到啦? 继续阅读

印度|二度飞往彩色之邦


距离上次背包行已经七年,出发前一晚终于收拾好,背上那一刻就后悔了,整晚考虑是否该换拖箱,后来走在大街上,钻入小巷里,爬着梯级,挤进tuk-tuk,反而庆幸大家带的是背包。

不到半年再飞印度,这次是七年前曾造访的Rajasthan,四个城市一连串的夜班火车、长途大巴,第一次当无座游民,第一次乘小型飞机。
在湖之城Udaipur度过疯狂的洒红节,庙里开趴让人大开眼界;
曾经心心念念的恒河还比想象的更热,未到焚尸厂已觉身在火焰中。 继续阅读

峇株巴辖转一圈


出席友人的婚姻,于是到了一个只听过没去过的小镇——峇株巴辖Batu Pahat。柔佛州去了几回,麻坡、新山、蒲来,连Desaru也去了,对Batu Pahat却非常陌生。出发前听说这里庙宇全马之最,grab车司机自嘲”鸟不生蛋”的地方,上市公司同样全马最多。 继续阅读

德里的两极|Connaught Place


印度贫富极度悬殊,它的街道有多脏乱,景点就有多干净;市集有多拥挤,官俯就有多宽敞;旧区有多贫穷,新区就有多奢华。

德里分北部的旧德里和南部的新德里,新德里街道很宽房子较新,路上都是汽车巴士,住宿周边都是独立洋楼;旧德里街道不宽房子参差不齐,路上除了车、tuk-tuk、三轮车,还有牛马驼骆猪和孔雀。 继续阅读